艺术研究详细内容

        浅谈老戏新编的四个问题

        日期:2013年7月30日 11:00

        在第八届中国评剧艺术节上,参演团的剧目,可谓异彩纷呈、争奇斗艳。其中对评剧传统老戏的改编,成为了一道靓丽的风景。如天津评剧院演出的《赵锦棠》、辽宁省凌源市评剧团演出的《新人面桃花》、宇扬评剧苑演出的《王少安赶船》,特别是天津市评剧白派剧团改编演出的《珍珠衫》,引起了评剧专家学者、评剧观众的极大关注。我们认为,所谓老戏新编的意义主要在于继承和创新。那么,如何继承和创新呢?

        一、主题

        清代李渔在《闲情偶寄》中提到:“古人作文一篇,定有一篇之主脑。主脑非他,即作者立言之本意也。传奇亦然。”纵观古往今来的每一部戏曲作品,无一不贯穿着创作者的思想。每一位创作者的思想,也无一不深深地烙着时代的印记。正因如此,创作者在老戏新编时,面对的首要问题就是“主题”。

        在老戏新编的创作之初,创作者首先要考虑的就是主题。当今中国,普世价值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深入人心。这就要求创作者的思想观念要与时俱进,所创作的作品也必须与之相适应。也只有这样的作品,才能引起当今观众的共鸣与欢迎。评剧《珍珠衫》的改编演出充分说明了这一点。改编者对原作《珍珠衫》,从当代人民群众的欣赏要求出发,既保留了原作的精华,又对原作中不符合当今时代人们的道德伦理观念做了删除,淡化了因果报应的主题。真正做到了对传统的翻新,又满足了观众喜欢这出戏经典唱段的要求。为我们对传统戏的改编做出了表率。

        二、故事

        主题既定,接下来就是故事了。对于老戏新编来说,基本的故事就在那里。但是,由于主题思想的变化,故事也应有相应的变化。

        以《花为媒》为例。这出戏是成兆才先生于1909年根据《聊斋志异》中的《寄生》编写。原作中王俊卿巧得二妻,显然是封建社会男权至上的思想在作者头脑中的反映。1955年,中国评剧院的改编本则增加了一个人物,整个故事也因此改变,也更加符合当今观众的要求。

        试想,如果在故事方面,不做如此大的改动,仍保留王俊卿巧得二妻。今天的观众会如何评价呢?

        三、结构

        所谓的结构就是讲故事的方法,也是适应和征服当下观众的最重要的手段。

        传统戏曲的创作依赖于当时观众的审美习惯,整个剧作结构也因此产生。但是,新的时代,新的观众的审美习惯已发生了很大的改变。尤其是当下的年轻观众们,他们喜欢戏曲的故事性更强,节奏更强,结构更明快。

        例如评剧改编本《珍珠衫》开场的剧作结构方法,就非常成功。成兆才先生的原作共49场,第一场至第十九场,大多是叙述型、交待型的内容,悬念不多,很难引起观众期待。而新编《珍珠衫》的第一场则从陈、罗二人酒楼相会开始,关键道具“珍珠衫”迅速出现,强化悬念,推动故事发展。

        许多传统剧目在当时被奉为经典,但是那是属于那个时代的观众的。今天,创作者要“了解 适应 征服 提高”现在的观众,所以一定要注意“减头绪 去枝蔓 快节奏”等要求。如当年“一出戏救活一个剧种”的新编昆曲《十五贯》,就是在原剧《双熊记》的基础上毅然舍弃了“双熊”的一条线,留下况钟与尤葫芦、与官僚主义斗争的一条线。

        戏曲观众需要年轻人,这些人也是中国戏曲的明天。

        四、人物

        新的主题思想需要新的人物形象来代言。这就要求创作者合情合理地赋予传统人物新的灵魂和思想。

        回顾老戏新编的历史,成功之作数不胜数。1962年,中国评剧院排演的《杨三姐告状》即是老戏新编的经典范例。原作七十场,演出时间长,出场人物达60余人,存在有杨二姐托梦、杨三姐借钱、华治国私访等情节。

        经过1956年、1962年的两次改编后,70场戏改为了17场,出场人物仅为20余人。最后两场戏改动最大,直接解决了“清官私访断案”的俗套,将概念化的华治国改为军阀出身的杨厅长。

        实践证明,在对原作进行主题、故事、结构、人物等一系列改编后的《杨三姐告状》更加受到当今观众欢迎。

        艺无止境。老戏新编也不可能一蹴而就。只有创作者不断地打磨提高,才能成为新的经典。

        所属类别: 戏曲研究

       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